为更好服务国家发展

2020-07-17 03:00

经济研究所、应用化学研究所等一系列直接为社会服务的系科和研究机构应运而生,被公认为独开风气之先。

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巍巍南开精神;作育英才,传承文明,泱泱学府北辰。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南开大学注重发挥社会实践对学生爱国精神的塑造功能,党的十八大以来探索形成了师生同学同研、同行同讲的“四同”社会实践育人新模式,每年数千名师生深入基层,对爱国、担当、为民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率先恢复国内停办多年的社会学专业,建立全国高校首个旅游系,开创中国精算教育先河……改革开放时期,南开大学在加强基础性学科同时,积极发展应用性学科,以适应国家发展的迫切需要。

反对只空喊口号而不做实际工作的所谓爱国。1928年,张伯苓主持制定《南开大学发展方案》指出:“吾人为新南开所抱定之志愿,不外‘知中国’‘服务中国’二语。”

百载风雨,沧桑砥砺。这所由一群不服输的中国人自己创办的高等学府,走出了心系国家、服务社会的爱国道路,铸就了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南开品格,焕发出充满朝气、面向未来的青春精神,培养出了周恩来、陈省身、吴大猷、曹禺、郭永怀等一大批名家大师与国之栋梁。

郭永怀用以身许国的报国之行,给出了南开学子对“爱国三问”最激昂的回答。

百年南开史,浓缩了中华民族的气节与担当,承载了中国大学的初心与梦想,映照着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富强兴盛的沧桑与辉煌。在10月17日南开大学迎来建校100周年之际,穿越历史,回望来路,可以在“爱国三问”的世纪赓续中,读懂属于中国的“大学气质”。

“南开是最早发现、揭露日本军国主义图谋我国东北野心的学校,也是积极参与抗争的组织。”张伯苓先生的嫡孙张元龙说。

抗战时期,她因是“反日的基础”而被日寇毁掠化为焦土;被迫南迁,她在祖国西南边陲弦歌不辍,与北大、清华共同组成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西南联大;北归复校,她涅槃重生,为新中国建设与发展上下求索、革新图强;改革开放后,她紧扣时代脉搏,“知中国,服务中国”;新时代,她加快“双一流”建设,继续书写新篇章……

20世纪20年代,日本殖民势力侵入东北。南开大学成立了东北研究会,先后四次组织师生实地考察,并于1931年秋编纂成《东北地理教本》,作为当时南开的“独有教材”。

1956年,何炳林、陈茹玉夫妇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条件,回到母校南开大学任教。尽管科研条件十分简陋,但何炳林却仅用两年时间合成出当时世界上已有的全部离子交换树脂品种,为铀的提炼和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作出贡献。

矢志报国,南开人始终紧贴国家需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杨石先,毅然放弃深耕几十年的药物化学研究,转向国家急需的有机农药研究,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

面对美国重重阻挠,他不屈不挠,不惜烧掉多年积累的讲义和研究资料,义无反顾,1956年终于回到祖国,后来成为唯一一位以烈士身份追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学家。

百年来,南开人始终将爱国情怀书写在扎根人民、报效国家的担当实践中。

一次次的爱国抗争,犹如一把把匕首。侵略者对此恨之入骨,叫嚣“南开大学是反日的基础,我们必须毁掉一切反日的基础”,妄图“去其史、灭其魂”。

1898年7月,英国继日本后强租山东威海,北洋水师通济轮奉命前去办理接收和移交手续。22岁的张伯苓目睹了屈辱一幕:先是日本太阳旗降下,清朝黄龙旗升起,但仅过一日又改悬英国米字旗。

自此,南开大学确立了“土货化”办学方向,即“贴近中国国情”“扎根本土实际”。

穿越百年时空,质朴厚重的“三问”始终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今年1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南开大学考察调研时,高度赞扬了张伯苓老校长著名的“爱国三问”,指出:“这既是历史之问,也是时代之问、未来之问。”

“按劳动贡献分配”的理论,我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超高效绿色除草剂“单嘧磺隆”,“建设京津城际高速铁路”的概念……一项项首创性的成果相继涌现。

百年风华,初心始终。南开大学推行课堂教学、校园文化、社会实践“三位一体”模式,把爱国主义教育渗透到全员、全方位、全过程的育人实践中。

民族危难时刻,南开师生始终站在爱国救亡运动前线。1934年,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开幕式上,数百名南开学生用紫、白两色小旗组成“勿忘国耻”“收复失地”等字样,让现场的日本驻津总领事气急败坏。

百年来,在南开,爱国永远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

物质虽毁,但精神不灭。抗战胜利后,在南京的一个茶话会上,主持人对张伯苓说:“在被立案惩处的汉奸之中,没有一个是战前的南开学校毕业生。”张伯苓笑答:“这比接受任何勋章都让我高兴。”

1937年7月29日凌晨开始,南开校园遭到日军轮番轰炸和纵火焚烧,只剩“半座思源堂”,成为第一所被日寇毁掠并化为焦土的中国高等学府。

“90多年前,南开经济研究所就立足服务国家,发布了一系列‘南开指数’,享誉中外。如今,这一传统仍在延续。”南开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刚说。

历经战火淬砺留下的革命历史、红色文化等丰富资源,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宝贵财富。每年重要时间节点,学校都会举行“纪念先贤、缅怀先烈、勿忘国耻、铭记历史”主题教育活动。以爱国奋斗为主题,编纂出版百年校史丛书,成立爱国奋斗精神宣讲团,运用新媒体手段,播讲南开故事,弘扬爱国精神。

而据不完全统计,建校以来,有名可考的南开英烈就有36位,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爱国三问”。

深受刺激的张伯苓慨叹“念国家积弱至此,苟不自强,奚以图存,而自强之道,端在教育”,随后离开北洋水师,走上了教育救国的道路。

发挥课堂教学的主阵地作用,南开大学开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概论”课程;推动“思政课程”与“课程思政”同向同行,促进各类课程与思想政治教育有机融合;开设“中国发展”系列课,突出价值引领。

为更好服务国家发展,南开大学积极调整学科布局,加强原始创新和自主创新,勇攀世界科技高峰。

“南开大学围绕爱国主义教育进行了不懈探索。实施德智体美劳五育并进的‘公能’素质教育,打造点线面结合、人事物融汇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厚植爱国主义情怀,让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成为‘南开的魂’。”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杨庆山说。